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婚途漫漫:傲娇新娘快入怀免费试读章节目录 林柯冉老太爷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婚途漫漫:傲娇新娘快入怀免费试读章节目录 林柯冉老太爷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时间:2019-11-24 03:50:50编辑:阿天 作者:竹官酒酒 人气:

经典小说《婚途漫漫:傲娇新娘快入怀》由竹官酒酒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林柯冉老太爷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一路上,两人只是绕着操场走着,没有一个开腔。即使在操场上,两人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异样的眼光,连奕瑭也只是面不改色,而卓琪也是一如

《婚途漫漫:傲娇新娘快入怀》 第六章 滥用私刑 免费试读

一路上,两人只是绕着操场走着,没有一个开腔。即使在操场上,两人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异样的眼光,连奕瑭也只是面不改色,而卓琪也是一如刚刚那般娇羞。

不远处,李教官稍稍可惜地说:“看上去真是郎才女貌,唉,好不容易看上一妹子,又被连首长俘获了芳心。”

“眼瞎。”吴菁瑜在一旁听见后,嘟囔着吐槽了一声。

“说什么呢你!”

“李教官!这会儿,您可听好了!我说你眼瞎!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只凤凰,其实是个秃鹫!”说着还看了看卓琪的方向,没曾想,倒是和她对上了双眼。

吴菁瑜本就是有意将声音拔高,所以不远处的卓琪能够听见也并不奇怪。

卓琪瞪了瞪双眼,“哼”的一声,从连奕瑭身后移到了他的左手边,让他挡住了自己。

“我眼瞎?那好,你说我眼瞎,那连首长总不会眼瞎吧!?”李教官急得和吴菁瑜争辩,声音也不由地大了起来。

“没救了,没救了。”吴菁瑜一脸惋惜地看着李教官摇了摇头,走到队伍的后方去了。

“她,她说我没救了??”李教官气着气着便笑了出来,一脸怀疑地问道面前正在站军姿的新兵。

这新兵忍了忍,还是说了出来:“对。”

“说话打报告,说话打报告,没有教过你吗?!”李教官空手,反复拍着他的帽沿,训斥着。其实就是想把肚子里的那股气发泄出来。

而这位作为炮灰甲的新兵还是没有反应过来——“教过!”

“嗯?!”李教官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。

炮灰甲顿时感到后背一冷,僵硬地说着:“报告教官!教过!”

“哼,臭小子。”说完,也向后边走了过去。

炮灰甲一脸委屈,哭丧着脸。

小插曲过后,连奕瑭他们已经走到了单杠的区域。

只见连奕瑭步步紧逼,卓琪步步后退,一下撞上了铁杆子。

卓琪惊吓而又害羞地说着:“奕瑭,这样不太好吧,这里人太多了。”

“没什么不好的,我给过你一次机会,是你自己不要面子的。”

“嗯?什。。什么。?”卓琪一下脸就僵了下来,她完全没有听懂连奕瑭说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还没等她有所反应,连奕瑭一只手一把掏出口袋里的东西,另一只则抓起卓琪的左手套了上去。

这时,卓琪感受到手腕上的冰凉,才意识到那是手铐。而她再怎么挣扎也没用了,连奕瑭已经将另一个环扣在了单杠上面。卓琪踮着脚,也不能够稳住自己,她感觉到自己被悬着的手快要断了似的。

这是在操场上啊!刚刚众人的羡慕、嫉妒的眼光,好像瞬时间变成了嘲讽、可怜。

卓琪作为从小在手心里长大的孩子,从未像现在一般狼狈过。而这一切,都是她面前的男人亲手所做的——明明是她选择托付终身的男人。

“只要你签字离开,我会考虑放了你,当然,如果你继续打小报告的话,我就算降职,我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连奕瑭!你这个混蛋!滥用私刑!以权谋私!”卓琪晃晃悠悠,艰难地说着。

“我只要你一句话,签?还是不签!?”

“我。。。我签!我签!”

“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无能,那么快就屈服了,呵。”连奕瑭嗤笑了一声,便挥了挥手,示意在不远处的警卫员,将先前撰好的申请拿过来。

吴菁瑜从刚刚起一直关注着连奕瑭那边的情况,看到如此,不由地拍手叫好,并且嘲弄了李教官一番。

“哈哈哈哈,李教官,果然是只有你一个人瞎吧?!”

“闭嘴!”李教官再一次地心气不顺,额间的青筋“咚咚咚”地直跳。

而刚刚的炮灰士兵甲,突然菊花一紧,心里苦着祈祷着:“求求您了吴教官!可别再戏弄我们李教官了,我心里苦啊,身心疲惫啊!卒”

…………

“首长,给。”

“你拿着,让她签字。”

“你先放我下来,连奕瑭!”

“右手已经留好了,签完再放。”

“好!算你厉害,连奕瑭。”卓琪咬牙切齿地说着,像是恨不得扒了眼前人的皮一般。死死地握住钢笔,在纸上签了字。

连奕瑭接过申请,满意地看了看,收到了自己的怀里。

“咔”的一声,打开了手铐。被放开的卓琪如释重负,右手接着已麻木的左手。双腿一软,瘫在了地上。

“以后的训练你就免了,现在你就可以去收拾东西,准备离开了。”

瘫在地上的卓琪突然觉得好冷,冷的刺骨,她抬头听他讲话,只能感觉到他好像在蔑视她,小看她。

…………上校办公室,林柯冉已经在整理需要交接给吴菁瑜的各项事宜。

婚途漫漫:傲娇新娘快入怀

婚途漫漫:傲娇新娘快入怀

作者:竹官酒酒 类型:言情 状态:完结

《婚途漫漫:傲娇新娘快入怀》这书就是一个平凡人靠自己臆想生写出来的,跟一些对军事题材狂热的作者没法比,写的俗套也没有做好主刚方向。介意作者看一些佣兵方面的书,了解多一些。

小说详情